歐巴小說網 > 刑獄司女仵作姜云心方明宴 > 第356章 大婚(完結)

姜云心驚呆了:“他這么說?”

“是。”方明宴說:“他就是這么說的,一字不差。”

這宮英博,是個狠人啊。

姜云心感慨道:“他這么干,不怕挨罵嗎?”

這不是西昭的罪人,千秋萬代的罪人?

方明宴道:“站在西昭的立場,自然是罪人。但是站在我們的立場,何罪之有。”

姜云心無言以對。

說得也沒錯。

方明宴笑道:“這也是他的皇兄,現在的西昭皇帝逼的,他小時候,只想在西昭做一個富貴王爺,逍遙一生。可是后來,被迫害出宮,九死一生。遇到了濮堅白一家。”

“那時候,宮英博依然沒什么野心,甚至因為濮家待他如親生,連皇子都不想做了,只想做一個普通人,平平淡淡過一生。”

濮家雖然不是富貴一方,可是能供孩子讀書,可是殷實人家。

本來,如果沒有西昭這一層,宮英博就這么在濮家一生,娶妻生子,也是-平淡幸福。

可惜,西昭沒有放過他。

彼時已經大權在握的西昭太子,想要用宮英博證明自己的脈脈溫情。那些太子對頭,需要濮堅白帶頭起事。

宮英博注定不能像普通人一樣。

這本也沒什么,怪只怪,西昭太子為了威脅宮英博,對濮家趕盡殺絕。

濮堅白死的那一夜,宮英博也死了。

之后,宮英博回到西昭,臥薪嘗膽直到今日。

他知道憑借一己之力,很難對抗已經坐穩皇位的,當年的太子,如今的西昭皇帝。

只有借助外力。

外力不會做慈善。

但羊毛出在羊身上,宮英博對自己皇族那些父兄恨之入骨,恨不能生食其肉,碎尸萬段,只要能把他們絆倒,其他都不在乎。

就算是做西昭千秋萬世的罪人,也不在乎。

姜云心聽方明宴說完,點了點頭。

這下她也能了解一些,當初為什么宮英博會抹去自己的記憶。

因為危險。

為什么宮英博和姜云心的來往小心翼翼,比地下還地下,因為宮英博明白,他能帶給姜云心的,只有危險。

一旦被人知道,姜云心就會和濮堅白一樣,成為對方的目標,自己的軟肋。

所以宮英博狠了狠心,用家傳的秘術,封鎖了姜云心的記憶。

只有這樣,這件事情才會變成永遠的秘密。

如果宮英博死在外面,姜云心也不會難受。

可他千算萬算,沒想到因為家里訂婚的原因,姜云心悲痛異常,沖破了禁止,她想起來了,但是想不開,也看不見未來的希望,一走了之。

可惜宮英博到現在也不明白,為什么姜云心真的忘了自己。

罷了,不明白就不明白吧。這事情姜云心是誰都不能說,要隱藏一輩子,帶進棺材里去的。

借尸還魂這種事情,說不清楚。

姜云心道:“那打獵林子里的尸體呢?沒皮的那個,和他有關嗎?”

“是西昭皇帝派來刺殺他的殺手。”方明宴道:“已經被處理了。”

宮英博的事情,不再是姜云心可以操心的事。

就連方明宴,也只是奉命行事。

姜云心也就不再過問了。

又等了幾天,方明宴回來說,西昭使團要離開了,離開之前,宮英博特意找了方明宴,說想再見姜云心一面。

對宮英博,方明宴自然沒有好臉色。

但是他很開明,也不會直接拒絕,肯定要告訴姜云心一聲,見或不見,都由她自己做主。

姜云心想也:“不見。”

“真的不見?”方明宴遲疑了一下:“我沒有意見的,我相信你。”

“你相信我什么呀。”姜云心好笑拍拍方明宴:“我真是不記得他,有什么可跟他說的。要是見了,他說不定還以為我想起來什么了……”

其實姜云心心里,曾經想過拿一些以前的東西,比如姜云心曾經在書院里的那些作業,給宮英博做個念想。

但是想想還是算了。

相見不如不見。

這事情既然說不清,就不能說。

逝者已矣,現在要考慮的是身邊人。

方明宴分不清過去的姜云心和現在的姜云心,若他們還有聯系,就算口中說得豁達,心里難免還是會難過。

推己及人,不可如此。

見姜云心真的一點要和宮英博見面的意思也沒有,方明宴放心了,原話回復。

宮英博也沒有上門糾纏,他在姜府門口站了一會兒,便走了。

此一去,山高水長,生死未卜,再無相見之日。

宮英博終于和使團離開了,姜云心的生活沒有什么不同,刑獄司有案子,她還是那個冷靜冷酷的女仵作。

刑獄司沒有案子,她就像是普通的千金小姐一樣,和姐妹逛街聊天喝茶,去做點慈善,家里搗鼓搗鼓莫名其妙的發明,和未婚夫秀秀恩愛。

轉眼夏天過去,天氣轉涼。

姜云心和方明宴的婚事也進入了倒計數。

其他一切事務,都有人安排得妥妥當當,姜云心最放心的,是姜云天叫人傳了信回來,一切辦妥,他正快馬加鞭往回趕。

雖然姜家少爺送許家大小姐出嫁,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,但這世上唯一有這個資格的,只有姜云天了。

大婚前幾日,方明宴已經不允許來見面了。

這是禮數禮數,長輩念叨的沒完,小輩也沒有辦法,只好照做。

倒是紀若萱索性搬進了許府,和姜云心住在一起。

“我是云心最好的姐妹。”紀若萱說:“哈哈哈,明天接親,我這一關可沒那么好過。”

姜云心看著紀若萱笑,讓他們折騰去吧。

反正是折騰方明宴,可不折騰她。

這天天不亮姜云心就被拽起來,打扮,打扮,打扮,不時被紀若萱塞兩口吃的墊墊肚子。

姜云心這些日子也有了一幫自己的閨蜜,一個個打扮得漂漂亮亮,在門外堵著。

姜云天回來了,方明宴也自稱是娘家人,兩人在外面招呼客人,不時通風報信,讓內院的姑娘們,不要客氣。

吉時到,新郎官來了,帶了一幫公子哥。

又卑微,又氣勢洶洶。

外面鬧的歡聲笑語不斷,姜云心看著鏡子里的自己,一時有些恍惚。

誰能想到呢。

正想著,喜婆一聲喊。

“吉時到……”

紅蓋頭落下來,遮住視線。

房門開了,朦朧紅色中,方明宴大步走了過來。

嗯,姜云心很滿意,這小郎君,和當年第一年見著,一樣俊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