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巴小說網 > 他來時星光燦爛寧安康寧遠琛 > 第78章 家族的沖突

但是室友們的本質是好的,人品也是善良的。

郝采春會幫我將宿舍的蚊帳掛上。

周可可會問我要不要熱水,她可以幫我打。

潘雅靜說我的沐浴露過期了,可以用她的。

她們既覺得我是高高在上的明星,又覺得和我一個宿舍是榮幸,既想跟我親近,又擔心她們的親密代表討好,她們不屑討好一個明星。

總之就是很矛盾。

我回來之前,特意給她們帶了禮物,每人一套價值六千的護膚品。

這可把她樂壞了,瞬間和我親切了不少,說這下知道有一個明星朋友是多么幸福了。

這幾天在學校里,我不管去哪里都成為焦點。

隔壁宿舍的女生不斷地來問我要簽名照,求合影。

經紀人說,讓我一定要注意場合,在人前不可以黑臉,也不可以對粉絲表現得不耐煩,總之要盡最大的努力去迎合粉絲。

可我也不厭其煩。

只好又去了我租的那套公寓。

史壯約我一起吃外賣、喝啤酒。

我沒有反對,就是沒想到他還把蘇燦燦和顧清約來了。

蘇燦燦依然在熱戀中,整個人春光滿面的。

顧清則更看起來更深沉了,成熟中透著一絲穩重,二十來歲的臉,眼神卻是三四十歲的老謀深算。

我問顧清:“公司最近怎么樣了?”

他笑了笑:“進展得很順利,項目多到做不完,可能還要擴充人手。”

“那就好,祝你事業蒸蒸日上。”我舉起酒杯敬他。

若是在以前,他可能喝了就是喝了。

但這一次,他居然也說了一句祝酒詞:“謝謝,希望你的演藝事業也大紅大紫,早日擠到一線。”

史壯補充了一句:“一天掙209萬。”

我笑道:“真有這么多的話,我就不愁養老了,30歲賺夠錢就可以退休了。”

蘇燦燦羨慕地對我們道:“你們真好,一個成了大明星,一個開了公司成為企業家,一個是風水大師,就只有我,只會談戀愛。”

“怕什么?”我看著她道:“人家說,一個人的最終收入是由她身邊的人決定的,我們的收入都高,你沒理由就低的,只是你還沒有想好要做什么。”

蘇燦燦不由地問顧清:“要不,我就去顧清的公司幫忙吧。”

顧清道:“求之不得。”

蘇燦燦卻有顧慮:“我就是擔心,我們要是成了上下級,就做不成朋友了。”

顧清道:“你想多了,你進來還成不了我的直接下級,雖然你是我的朋友,但是你也得從底層做起,不然沒辦法服眾。”

蘇燦燦不由地道:“老板就是老板,懂得說氣人的話了,那就這樣說好了,我明天就去你公司報到,底層就底層,我先賺錢養活自己再說。”

蘇燦燦大學這幾年也不怎么回家,就算放假也是和男朋友在外面租房子。

她男朋友已經知道她家的情況了,現在也在忙項目,發誓要賺錢養活她。

我們一邊吃一邊聊。

或許是因為高中時候就建立起來的友情更純粹,我們四個在一起的時候,無論彼此是什么樣的身份都不會有隔閡,只要聚在一起,就仿佛大家還是當初那個少年,沒有一絲絲改變。

而我和顧清也回到了過去,再沒有談分手的事。

聊著聊著,就聊到了玄學。

這里畢竟是史壯的公寓,是他召集大家聚一起的。

他說了最近看風水的一些奇聞,說是在某個富豪的家里面,發現了一些古董,他爺爺一看就知道這些古董是從地下非法挖出來的。

我不由地道:“你爺爺以前也是盜墓的,所以他才一眼看出來的對吧?”

史壯點頭道:“對,不過我爺爺早就金盆洗手了,爺爺說那些東西不能久留,久留不吉利,那個富豪珍藏這些寶貝也不吉利,所以家里總是出事。”

顧清問:“照你這么說,那是要做一場法事才吉利?”

“不是所有的都要,看情況,有些是人家墓主的貼身寶貝,這種自然就要。”

蘇燦燦問:“那怎么分得清是不是墓主的貼身寶貝?”

“你們就想,有什么東西是自己會貼身戴的,頭飾啦,項鏈啦,鐲子啦,大體就這些。好在那富豪請了我爺爺過去,不然這磁場會影響到他家的運勢。”

我突然想到了寧遠琛的爸爸,他跟我說過,他也是盜墓的。

于是我就問史壯:“你們家還有寧家,以前都是盜墓的吧?”

“對啊,我沒有跟你說過嗎?我都忘了。”史壯道。

我說:“我也差不多忘了。”

史壯便滔滔不絕地說開了:“以前南方有幾個盜墓家族,我們史家,寧家,陳家,還有一個司家,只不過現在還能堅持搞風水的,就只有我們史家了。”

蘇燦燦問:“原來是這樣,怪不得這幾個家族這么有錢,原來是盜墓賺了這么多錢。”

史壯道:“以前亂嘛,再說了,以前查的力度又不大,當然,力度再大也阻止不了一些不要命的人啊,這幾個家族犧牲也很大的,尤其是陳家,家里的男丁有一次盜墓幾乎全軍覆沒,剩下的兩個都是靠親戚養大的,從此就淡出了,再也不碰這一行了。”

“是不是像小說里面寫的一樣?會遇到粽子?”顧清問。

“那些都是虛構的,不過真的險象環生,好多墓啊,后人到現在都不敢去挖的,發財和沒命之間,我寧愿不發財啊,是不是?”

我們都點頭。

蘇燦燦道:“照你這么說,能活下來的都是強的。”

“那是,你們要是去過寧家就知道了,寧老大的爸爸和爺爺都是坐輪椅的,就是年輕的時候下墓導致的。”

我點了點頭:“確實如此。”

史壯道:“有一回,寧家和司家一起下墓,死了兩個伙計,還有幾個瘸腿的,最后寶物沒掏得幾個,兩個家族還成了仇人。”

蘇燦燦問:“這么慘?那你說的那個司家呢?”

“出國了,出國前還發生了一些事情,他們一家心灰意冷,這才出國的。”

我說:“這都是報應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