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巴小說網 > 少年大將軍 > 第二千九百一十三章 回盟城
    最新章節!

    在她之前是唐夢覺兄妹、言心、虞紅顏,還有那么多熟悉的和不熟悉的面孔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唐糖在哭,被唐夢覺牢牢抓在身邊。

    李落看著他們一個一個帶著復雜,或許還有幾分歉然內疚的表情看他最后一眼,不過,恨已深種,恩怨情仇早已亂成一團麻,剪不斷理還亂。流云棧一直看著他,連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,直到他微笑著揮手作別,讓她快些離開,再耗些工夫,那些好不容易被他支開的鐵甲精騎就又要圍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,會怎么樣?”流云棧擔心地問。私自放走敵人,違抗軍令,后果對于一個領兵的大將軍來說意味著什么沒有人比他更清楚。李落笑笑,輕輕搖搖頭,讓她快些走。

    流云棧深吸了一口氣,在第一個鐵甲精騎的身影從稻田中冒出來的那一瞬,消失在了這片曠野中。第一個鐵甲精騎,也是唯一的鐵甲精騎,來到李落身邊后那人摘下面具,是月娘,她望著流云棧消失的地方,眼中略有好奇,天火秘境和太虛幻境有些相似,不過較之太虛幻境,天火秘境卻要更加真實。

    “他們都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,辛苦,謝謝你啦。”是月娘引開的這些鐵甲精騎。月娘輕笑一聲,“不辛苦,你該謝的人是她而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他當然知道月娘口中所說的她是誰,她是應該謝的,而且不是三言兩語的謝就能抵得過那份厚恩。“臨行前她告訴我,如果你放了這些人,便讓我告訴你,讓你走吧,別回去。”

    李落一怔,愕然問道:“走?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東海。”李落一震,極其驚訝地看著月娘,月娘眉間帶笑,神色輕柔而又篤定,一點沒有是在騙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她真的這么說?”“嗯,千真萬確。”“如果我走了,她又怎么在那些長老面前解釋?”

    “這個不用你擔心了,她自有辦法。”李落沉吟半晌,腦海中天人交戰,去,還是留?

    “你呢?”月娘俏臉微紅,卻無羞澀,大方回道:“跟著你。”也是,連他都可以放得下,多一個月娘便也沒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李落長出一口氣,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,怔怔望著遠處山脊,心里雖說沒有亂糟糟一團,只是酸甜苦辣諸般滋味攪和在一起,這滋味也不怎么好受。過了好久,李落才輕笑一聲,說了一句,“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“此間事已了,回盟城吧。”“好。”月娘很爽快地答應下來,好像他的回答本就在她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李落有些詫異,問道,“你知道我會回去盟城?”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……沒什么想問的?”忍了辛苦,實在是忍不住問了出來。月娘微微歪著腦袋,呆呆看著他,直到他的臉上露出遺憾和悵惘的神情之后才忍不住笑了起來,而且越笑越開懷,捂著肚子花枝亂顫的那種。

  &n nbsp;  李落很吃驚,在他的記憶中月娘是一個極其穩重的人,她經歷過的事,不論是真實還是虛假,只怕比谷梁淚還要多,性子一向淡雅,波瀾不驚,很少有眼前這樣不拘小節的時候,倒是讓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只能愣愣的陪著笑。不過他也沒什么架子,好脾氣的等著她笑完之后再說,被一個天香國色的女子取笑,也不是一件叫人難堪的事。

    忍住笑,月娘揶揄道:“我還以為你真的不在乎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。”李落悵然,怎可能沒有心動,那是東海,遠,卻有他魂牽夢繞的人。“我和她打了一個賭,她賭你一定會回來,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過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過她患得患失的樣子我從來沒有見過,只怕她也沒自信你會回去盟城吧。”月娘終于不笑了,眼角還有溫柔,也有幾分贊許,他到底還是沒讓倉央嘉禾失望。李落愣了愣神,展顏笑道,“我怕走到半路上被人打劫,丟在陰溝里沒人理會,又臭又難聞,豈不是慘得很。”“隨你怎么說。”月娘輕輕白了他一眼,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李落沒有再去看看身后虛空里的天火秘境,而是把目光投向東面。如果視線能跨越萬里,就能看到她此刻在做什么。摸了摸鼻尖,裹緊身上的衣裳,渾身上下軟綿綿的不剩幾分力氣,看似大氣,其實心中的苦澀只有自己知道,多想去她身邊啊。等他返回盟城之后,驚奇地發現竟然沒有一個人問起十萬大山中的事,好像天火從來就沒有在意過,又或許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

    倉央嘉禾一如既往,矜持羞澀里帶著幾分熱切,他還是回來了,沒有讓自己失望,挺好的,至少那些老家伙們都是笑著點頭,再沒有人取笑她。回來盟城的日子忽然變得無聊起來,天下驟然平定,所謂紛爭,也有,只不過就像水花面前的一座萬仞堅石,莫說留下痕跡,就是一縷晨光,或者一縷清風,就可以把石頭上的那點濕痕清掃的干干凈凈,想留下痕跡,到底還是應當把字刻上去。平靜的生活原本是李落心里最向往的,只是突然以這種方式到來,讓他有點不習慣。

    很少在盟城見到相柳兒了,倒是小殤見過幾次,有些忙碌的模樣,不過精神尚好,會停下來和他說幾句閑話。她的變化很大,最早在九幽樓見她的時候,不客氣的說,還是個丑丫頭,而今出落的亭亭玉立,較之相柳兒亦有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之勢,都說女大十八變,這變得也太翻天覆地了些。除了相貌,在她身上有一股陌生的,李落從來沒有見過,卻叫人隱隱心悸的氣息,他沒問,小殤未說,或許就是天火淵雪那些人身上才有的特殊味道。不過小殤從來沒有主動找過他,盟城原本很大,但是不知道為什么,很快就變得很小,也許是心境,也許是真的變小了,總能在不經意間遇見她。

    相柳兒還在盟城,至少他能感覺到,也能察覺到她在有意無意的避開自己。

    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 比奇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