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巴小說網 > 少年大將軍 > 第二千九百一十一章 沒有硝煙的戰場
    身旁有一騎略顯纖細,扭頭看了他一眼,沒吭聲,沒多話,極快地收回目光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唐家有人,唐夢覺兄妹都在陣中,唐眾、唐望這兩位唐家長輩也在,少了唐家當家的唐老奶奶,也就唐糖的兩位雙胞胎祖母。這句話并非是李落無的放矢,當年極北的風云際會,除了相柳兒的徹底倒戈,而后又投降天火之外,唐家,或者說連山在天火和淵雪身上都是下了注的,那位曾和宋無方走得很近的當代連山說過的,連山一脈不惜分裂成了兩派,一派支持黑劍白刀,而一派則留在李落陣中,很堅定的對抗黑劍白刀解開極北禁制,回歸被天火放逐的淵雪族人。

    這一步棋不可謂慘烈,連山要用一半人的血來求一份香火傳承,但是誰也沒有想到極北虛境禁制竟然是一個局中局,被放逐的并非淵雪,而是天火,謊言說了萬年,假的也就變成了真。連山的算計落空,不能說南轅北轍吧,但比起倉央嘉禾找到的真相,連山多多少少還是吃了虧的,不過就算吃虧,怎么也算不上是天火的敵人,天火連相柳兒都容得下,又豈能容不下一個不想和他們為敵的連山?這也是李落想不通的地方,唐家和連山同氣連枝,何故定要來蹚這趟渾水。唐夢覺看著李落默然不語,在他心中亦有茫然,連一絲苦笑都擠不出來。也許在他心里對唐老太太的決斷亦有微詞吧,不過若是了解很久很久以前歸藏連山的起源之始,大略會明白連山的顧慮,騙了天火淵雪一次,雖說過去很多年,但誰又能知道天火淵雪會不會一直記恨在心里。好在,這一次來的人是他,說不定局勢還能有幾分轉機的。

    唐夢覺沒有說話,唐眾唐望一樣沒有開口,唐糖剛想說什么,卻被父兄叔伯嚴肅的表情嚇住了,咽了咽唾沫,垂首不語。

    數息沉默之后,言心開口說道,“王爺……”“大甘已忘,這世上再無定天王。”

    言心輕輕一笑,不置可否,“斷了脊梁骨的人,還能稱之為人么?”這話很不中聽,此間眾人里不是沒人知道山外的情勢,極北南下,若無逆反,則秋毫無犯,簡直令人不可思議,如此寬厚,雖然從來沒有聽及牧天狼或是李落承認,但是都能猜到十有八九這就是他降了極北深處那些人換來的。不過和極北深處的紛爭,和過往歷朝歷代那些更迭戰事不一樣了,幾乎是跨越種族的征戰,一方孱弱,一方絕強,換來偏安一隅,幾息殘喘,實在是可憐可笑。

    李落一怔,望向言心,他們的眼神很復雜,倒不是單純只有恨意,有怨,那自然就有愛恨情仇在其中,叫他多了幾分暖意,不是所有人都恨他,也許有多恨,背后就有多少失望和遺憾。“豈止是斷了脊梁骨。”李落哈哈大笑,很平靜地說了一番話,“到盟城之前,他們告訴我如果我跪多久,就給盟城的牧天狼和大甘朝廷多少時間,我在那間屋子前跪了三天三夜,替牧天狼和大甘求了三日光陰,也跪斷了脊梁骨,說斷,著實有些言過其實,該說抽走了脊梁骨才對。”言語輕而靜,自來那些震撼人心的話都不是吼出來的,輕輕地說,一樣可以。許多人的臉上變了顏色,他求來的三天,不只是對牧天狼和大甘朝廷,一樣也是替宋家和唐家求來的三天,而且還有更多。

    ….

    “你們贏不了。”李落如是說,方才的失神放肆很快就被斂去,不帶情緒訴說一個事實,“極北深處擅長操控野獸,十萬大山雖大,不過相比人,更是那些野獸的地盤,飛禽走獸,乃至游魚地鼠,人去得了的地方它們去得,去不了的地方它們亦能去得,不管藏在什么地方,最后都會被找到的,除非,”他停頓一息,環視四周的鐵甲精騎,話語如刀,冷颼颼地飄了過去,“你們能把他們全都殺光。”鐵甲精騎一動不動,好似沒有聽到他的話,又或者是聽到了但是沒有一絲一毫的在意,姑且算是對山谷中這些跳梁小丑般余孽的調侃。殺光他們?如果殺得光他們,也就不用躲在崇山峻嶺間了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不如,你們試試吧……”不如試試吧……并非嘲弄,卻比嘲諷更叫人難受。帶著幾分滑稽,眾人面面相覷,要不然就如他說的那樣,不如試試吧。就是這一試的代價有些重,重到無法承受。也許是受不了鐵甲精騎的怠慢和無視,又或者是受不了那股死亡氣息籠罩下的重壓,不清楚是誰第一個沖上來的,帶著慷慨赴義的決然,然后李落輕輕閉上了眼睛,咽下嘴角最后一縷苦笑。

    山谷好似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,本來已經注定的結局,再怎么掙扎,到頭來只是多了幾分悲涼而已。“讓開。”流云棧看著攔在身前一言不發的李落,平靜而又帶著幾分憤懣和無奈,神色復雜地看著他。李落沒有讓開,背景的山谷中是一場慘烈而無聲的廝殺,色彩斑斕,卻靜謐的異乎尋常,鮮明的對比叫人窒息。流云棧擦了擦額頭的汗,生氣也說不上,無力和無奈倒是更多些。腳邊不遠處還有一個被封住穴道的唐糖,此刻一雙圓溜溜的眼珠子滴溜溜亂轉,急的小臉通紅,想說什么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她有點氣惱,還有幾絲羞憤。

    這一戰開始的時候,李落就沒有向他們出手,他們也沒有對李落出手,一個原因是這一戰其實已經用不到李落出手,而另外一個原因是擒賊先擒王的斬首舉動在這里沒有絲毫用處,就算李落束手就擒,被砍了腦袋,也不會讓這些鐵甲精騎多看一眼。自然也不乏對李落懷恨在心的,只是他們很悲哀的發現根本無法近身,那些鐵甲精騎輕而易舉的就擋下數番含忿沖殺,而后留下遍地的尸體。

    .

    

    <a href=" target="_blank"> 比奇中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