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巴小說網 > 三十而立身患絕癥盡情瘋狂吧李千帆林沫沫顧詩曼 > 第64章 我們,真的結束了

讓冷千尋懵逼的是,李千帆直接順勢一個公主抱,把冷千尋抱了起來。

冷千尋懵懵的,腦子有點宕機,半天沒反應過來。

等她反應過來,雷霆大怒的時候,冷傾城過來了。

“李千帆,你抱著我哥干什么?你變態啊!”冷傾城一臉黑線道。

“呃,你誤會了。剛才你...哥,差點摔倒,我是怕她摔倒。”李千帆道。

“扶著就行了,用得著公主抱?”

冷傾城頓了頓,表情狐疑,又道:“李千帆,你不會在女人中找不到目標了,就開始對男人下手了吧?惡心。哦,哥,我不是說你,我是說李千帆。”

冷千尋表情冰冷:“放我下來。”

“哦,抱歉。”

李千帆隨后把冷千尋放了下來。

“李千帆,今日之辱,我記下了。”

冷千尋說完就直接朝校門口走去。

“哥,你不參加念念的親子運動會了?”冷傾城趕緊道。

“有你在就行了,我還有事,先走了。”

冷千尋說完,就直接離開了。

冷傾城又看著李千帆,沒好氣道:“李千帆,你腦子是不是有病啊!我哥最討厭別人把他當女人了,你還給她來了一個公主抱。你死定了,先去訂棺材去吧!”

李千帆笑笑道:“其實我跟沫沫說過了。我死后就由她來操辦我的后事。我跟她說了,我不想被埋在地下。等我死后,火化了,就把我的骨灰撒到海里。所以,也用不著棺材。”

冷傾城沉默下來。

李千帆走過來,雙手捧著冷傾城的臉,微笑道:“好啦,我不過是先走幾十年。我們早晚還會在另外一個世界相遇的。”

舉止曖昧。

半晌后,冷傾城才反應過來。

她突然想起什么,扭頭望去。

葉冬至正站在稍遠處看著兩人,眼里含著淚花。

她沒聽到李千帆和冷傾城說了什么,但明顯看到了李千帆和冷傾城之間的曖昧舉止。

看到冷傾城看過來,葉冬至轉身跑開了。

唉~

冷傾城嘆了口氣。

“不去追嗎?”冷傾城道。

“她都要嫁人了,我追過去干什么?”李千帆淡淡道。

冷傾城揉了揉頭:“你們倆啊,我真是服了。”

她頓了頓,又道:“快去追吧。追晚了,你肯定后悔。”

“以前或許會后悔,但現在絕不會。”

“為什么?”

李千帆沉默片刻,才道:“萌萌是我的女兒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你早就知道了?”

“是。她沒說,我自然也不好點破。”冷傾城頓了頓,又道:“所以,你們在別扭什么?這不是好事嗎?”

“她竟然覺得萌萌是她再嫁的拖油瓶,我無法原諒這一點。”李千帆淡淡道。

冷傾城腦殼痛。

這兩人從談戀愛的時候就不讓人省心。

“李千帆,快點去追吧。”冷傾城又道。

“不追。男子漢大丈夫,一言九鼎,說不追就不追。”

“哦。那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吧。”冷傾城頓了頓,又輕笑道:“葉心夏還有一個名字,葉冬至。”

李千帆:...

李千帆有點懵。

但這一刻,他心里的很多疑惑也都迎刃而解。

“還不去追?”冷傾城又道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李千帆立刻追了出去。

葉冬至并沒有走太遠,就在幼兒園門口。

看到李千帆過來,她才又起身離開。

“葉冬至。”李千帆喊道。

葉冬至愣了愣,放緩了腳步。

李千帆隨后追了上來。

“你要嫁的人是易家大公子嗎?”李千帆道。

葉冬至沉默片刻后才道:“是冷傾城告訴你的吧?”

她頓了頓,又道:“是。我和易家大公子未出生就指腹為婚了。所以,你不用擔心我。好好陪你的冷傾城吧!”

說完,葉冬至又往前走去。

明顯是在生悶氣。

“我讓你嫁。”李千帆突然又道。

“什么?”

葉冬至轉身看著李千帆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說,你可以嫁給易家大公子。結婚的時候,我也會去的。”李千帆道。

葉冬至:...

她低著頭沉默著。

片刻后,她猛的抬起頭,快步來到李千帆面前,張著嘴對著李千帆的肩膀就狠狠地咬了下去。

李千帆則順勢擁抱著葉冬至。

“放開我!我現在是有婚約的人。”葉冬至道。

嘴上雖然犟,但身體倒是沒有太多掙扎。

“有婚約了不起啊。有本事把你未婚夫叫過來。當著你未婚夫的面,我也敢親你。”李千帆微笑道。

“你瘋了吧!”

葉冬至又要說什么的時候,臉色微變。

直接強行推開了李千帆。

但見易子騰母子正朝這邊走來。

“伯母,我剛才差點滑倒,是他扶的我。我們...我們...”

葉冬至緊張的說話都結巴了。

她之所以答應和易家大公子結婚,就是為了保李千帆平安。

可偏偏,自己和李千帆擁抱的一幕被自己未來的小叔子和未來的婆婆看到了。

這易子騰可是出了名的紈绔。

被他當場‘捉奸’。

自己或許沒事,但李千帆一個普通人...

就在葉冬至神經緊繃的時候,易子騰走到了李千帆面前,笑笑道:“大哥,我就知道你能搞定大嫂。”

誒?

葉冬至有點懵。

她看著李千帆,腦子有點轉不來圈。

這時,冷傾城也出來了。

她來到葉冬至身邊,道:“李千帆就是易家大公子。”

葉冬至:...

這時,李千帆也來到葉冬至面前,表情有些復雜。

這世間的緣分就是如此奇妙。

自己最愛的女人恰巧就是自己指腹為婚的未婚妻。

本來,這應該是一個興高采烈的事。

只是,想到自己命不久矣,又多了一些感慨。

這時,葉冬至也回過神了。

她深呼吸,然后直接抓住李千帆的衣領,怒道:“所以,冷傾城說的‘要同時交往三個女朋友’的老色痞就是你嘍?”

李千帆滿頭大汗。

“喂,冷傾城!”

“啊,我得回去了,一會小朋友們就該出來了。”

說完,冷傾城麻溜的跑了。

“心夏,不,冬至,我也得回學校了。待會萌萌出來找不到我,又該傷心了。”

說完,李千帆也趕緊開溜了。

“李千帆,冷傾城,你們倆給我站住!”

葉冬至也是跑回學校了。

到學校后,各班小朋友也都出來了。

葉萌萌和冷念念正翹首以盼。

“姑姑。”

看到冷傾城過來,冷念念立刻跑了過來。

“爸爸。”

而葉萌萌看到李千帆也是歡天喜地的跑了過來。

李千帆順勢抱起葉萌萌。

再次抱起葉萌萌,李千帆的心境完全不一樣。

之前,他雖然很開心,但內心總有一點缺憾。

畢竟不是自己親生的。

但現在知道了葉萌萌就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后,李千帆臉上的開心都快要溢出來了。

葉冬至聳了聳肩:“女兒奴。”

旁邊的冷傾城一臉黑線。

她聽得出來,葉冬至是故意的。

她是篤定自己不敢公開冷念念的身世。

這時,冷念念瞅了瞅四周,又道:“姑姑,我爸爸呢?”

“你爸他臨時有點急事,走了。沒事,姑姑陪你。”冷傾城道。

冷念念撅了撅嘴:“可是,人家都有爸爸媽媽陪。萌萌的爸爸媽媽來了,樂樂的爸爸媽媽也來了。就我來了一個姑姑。”

“沒事。姑姑一個人頂他們兩個。”冷傾城道。

這時,小朋友又集合去了。

葉冬至微微一笑:“冷傾城,口氣不小嘛,還一個頂倆,我看用什么頂?”

冷傾城也是身體一挺,胸處的G罩杯晃動了一下。

“你說用什么頂?”冷傾城微笑道。

葉冬至低頭瞅了一眼自己的胸部,一臉黑線。

這時,李千帆走了過來。

“你們倆在聊什么呢?”李千帆道。

“葉冬至羨慕我的大G,想去做豐胸手術。”葉冬至輕笑道。

“我沒說!”

說完,葉冬至又瞄了冷傾城的胸部一眼,眼神有些幽怨。

“女媧娘娘不公平啊。造人的時候為什么不一視同仁呢?”

收拾下情緒,葉冬至看著李千帆,又道:“千帆,說正事。你以后怎么辦?你在古武協會的注冊身份是冷家的弟子,準備什么時候轉到易家?瑤池還有不到三個月就要開放了。如果你以冷家的普通弟子身份是很難獲得前往瑤池圣地名額的。但易家大公子肯定能獲得名額。”

“我問過易家的人了。他們說,我首先得把姓氏改回易姓。”

李千帆頓了頓,又淡淡道:“但我暫時并不想改姓。”

如果易家有迫害他們母子的行為,李千帆是斷然不會改回姓易的。

“所以,你只能從冷家那里弄名額了?可是,冷家是不會想讓易家大公子獲得名額的。”葉冬至又道。

冷傾城沒有說話。

她和葉冬至的看法一樣,冷家的高層不會迫害李千帆,但他們也不會想讓李千帆去拿冷家的名額。

畢竟,冷家的名額本來就是最少的。

這時,李千帆笑笑道:“沒事。我已經報名參加了冷家的預選擂臺賽,我要用拳頭打下一個名額。”

他頓了頓,看著冷傾城,又道:“傾城,你放心。我是冷家弟子,絕不會出賣冷家的利益。將來瑤池杯,我也會代表冷家參賽。若是對上易家弟子,我也不會放水。”

“你哪來的這么大自信啊?”葉冬至道。

李千帆笑笑,沒有說話。

但他的確有這個自信。

因為他左眼的時鐘之眼。

今天是他激活時鐘之眼的第二天,時鐘指針指向了刻時五。

刻時五,代表能力:強化。

不僅可以強化自己,也可以強化別人。

目前強化強度,一個小境界。

隨著自己以后實力提升,強化的強度會越來越高。

說不定能直接提升一個大境界。

就比如,自己可以通過強化,讓一個普通的人擁有堪比小宗師境的實力。

讓一個九階武者擁有堪比大宗師境的實力。

這種強化力度堪稱變態。

刻時三所代表的吞噬,同樣很變態。

當然,以李千帆目前的實力,不管是吞噬能力,還是強化能力,都還比較弱。

但就算目前只能提升一個小境界,那戰力提升也極大的。

要知道,就算是賀清武這樣的武道天才,平均也是花了數年才提升一個小境界。

而自己只需要瞬間就能提升一個小境界。

不過,需要打架的那天沒能隨機到【強化眼】,這就有點尷尬了。

好在其他刻時所代表的能力也很強...大概。

目前只出了兩種能力。

吞噬和強化。

都是強攻型能力,而且都能稱得上是S級能力。

不過,還有十個能力未知。

“希望都是S級能力,這樣的話,不管隨機到什么能力,自己都有信心應對。”

暗忖間,有人走了過來。

南宮雅。

今天的南宮雅身穿淺白色運動服,白晰的臉龐透著暈紅,飽含著少婦特有的嫵媚,雙眼仿佛彎著一汪秋水,嘴角掛著一絲淺淺的微笑。

“聊什么呢?”南宮雅微笑道。

冷傾城瞅著南宮雅,嘴里發著‘嘖嘖’的聲音。

“那個,冷小姐?”南宮雅被冷傾城看的頭皮發麻。

“李千帆真會挑女朋友,隨便一個女朋友出來,那都至少是九分美女。”冷傾城道。

葉冬至:...

咳咳~

李千帆也是嗆著了。

“那個,我去上個廁所。”

說完,李千帆就要開溜。

“站住。”葉冬至一臉黑線:“李千帆,你不應該把話說清楚嗎?”

“葉冬至,你這什么態度?人家李千帆是在和林婉婉的婚姻期間出的軌,跟你也沒關系啊。”冷傾城又道。

李千帆簡直淚目。

“傾城親,您能別說了嗎?”

“所以,你想瞞著?”冷傾城突然淡淡道。

李千帆沉默下來。

冷傾城隨后拉著南宮雅離開了。

片刻后,李千帆深呼吸,然后看著葉冬至,平靜道:“她叫南宮雅,現在是我的女朋友。我還有一個女朋友是大學老師,名叫謝佳。”

葉冬至:...

之前,冷傾城就給她打過預防針了。

說她未婚夫是老色批,有兩個女朋友,還揚言要同時交往三個女朋友。

但李千帆自己承認的時候,葉冬至還是覺得難以接受。

“李千帆,這就是你對我的愛嗎?你忘了你曾經說過的話?你說,你這輩子只會愛我一個人。”

李千帆看著葉冬至,平靜道:“你也說過,你不會離開我。但你又做了什么?”

葉冬至語噎。

當年她給李千帆和冷傾城下藥,然后制造捉奸戲碼,以此離婚的布局已經被冷傾城識破了。

想必李千帆也知道了。

“我離開你,是為了保護你。”少許后,葉冬至又道。

“但你沒告訴我,我以為你不愛我了。”李千帆平靜道。

葉冬至沉默著,沒有說話。

少許后,她又道:“如果,我讓你跟其他女人都斷絕關系呢?”

“我做不到。”李千帆平靜道:“你不在的這些年,我也有我的生活,我也會邂逅其他的女人,也會對其他女人動心。我還愛你,但這并不是我拋棄她們的理由。”

“我是不會跟擁有一群情婦的男人結婚的。”葉冬至淡淡道。

李千帆嘴角露出一絲苦澀。

果然,就算自己是易家大公子,就算自己是她指腹為婚的未婚夫,自己和葉冬至的結局似乎也沒有什么改變。

“那,找個機會,退婚吧。”李千帆平靜道。

“好。”葉冬至面無表情。

李千帆笑笑,又道:“今天不要發脾氣了,好好陪萌萌參加運動會吧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葉冬至又淡淡道。

“那,我先過去了。”

說完,李千帆就離開了。

葉冬至依舊站在那里。

冷傾城走了過來。

“我和李千帆完蛋了。”葉冬至淡淡道。

“猜到了。”冷傾城道。

“你還喜歡李千帆嗎?”葉冬至又道。

“可能吧。”

“那你為什么還能容忍他沾花惹草?我不覺得你是一個如此大度的女人。”葉冬至道。

冷傾城抬頭看著天空,沉默少許,才道:“葉冬至,我們倆的境遇不同。你從一開始就被李千帆偏愛著,他寵你,愛你,他眼里沒有別的女人,你習慣了他對你的專寵,所以無法接受他現在的花心和分心。這很正常。但我不一樣。我喜歡他的時候,他已經喜歡上了你。我從來沒有被他獨寵過。”

還有一個原因,冷傾城沒有說話。

那就是李千帆壽命不多了。

她想盡可能的滿足李千帆的心愿,讓李千帆在人生的最后時候快樂生活。

而冷傾城也知道,以葉冬至強勢的性格,她若是知道李千帆得了絕癥,肯定會強迫他住院看病。

化療,手術,都少不了。

但這并不是李千帆想要的。

他只想在人生的最后,自由的活著。

這就是冷傾城沒有告訴李千帆患病的原因。

而且,冷傾城也覺得李千帆如今和葉冬至已經不適合在一起了。

葉冬至性格強勢,她是絕對無法接受李千帆和其他女人的關系。

而李千帆也不會隨意拋棄那些愿意跟他的女人。

這是死結。

“分手也好,對你們倆都是一種解脫。”冷傾城又道。

“或許吧。”葉冬至平靜道。

這時,冷念念跑了過來:“姑姑,快點來啊,快輪到我們了。”

“好,馬上。”

冷傾城隨后就跟著冷念念回到操場上。

片刻之后,葉冬至才回到操場。

此時,操場上,家長們正背著孩子進行跑步比賽。

一般都是父親背著孩子,畢竟男人力氣大。

而媽媽們都在操場的觀眾席上坐著。

葉冬至看了一眼。

人群之中,她一眼就看到了南宮雅。

葉冬至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走過去,在南宮雅身邊坐了下來。

“那個,我聽冷傾城說了,你是李千帆的前妻。”南宮雅道。

“是啊。前妻。”葉冬至淡淡道。

“你是想讓我和李千帆分手嗎?”南宮雅又道。

“如果是。你會嗎?”葉冬至又道。

“不會。”南宮雅平靜道。

“你這么漂亮,身材還好,為什么要和其他女人共享一個男朋友?”葉冬至忍不住道:“是因為他是易家大公子嗎?”

南宮雅笑了。

“恰恰相反。如果我早點知道他是易家大公子,我或許就不會做他女朋友了,我這人挺討厭富家子弟的。事實上,我是在答應做他女朋友之后才知道他竟然是易家大公子。”

“所以為什么呢?”葉冬至又道。

“我呢,結過婚,但我從來沒有感受過婚姻的溫暖。是李千帆給了我溫暖。他還救過我的命。他對我的孩子也很好。我知道他身邊美女如云,但那又如何呢?只要自己是幸福的,就足夠了。”南宮雅微笑道。

就在這時,場中。

啪~

傳來一個清脆的扇耳光的聲音。

隨即就響起一個女童的哭聲。

接著傳來男人的咆哮聲:“哭什么哭?!你媽出軌,你還有臉哭?!你是不是我親生的還不一定呢!”

南宮雅猛的站了起來。

被打的女孩正是他的女兒姜樂樂。

而打人者正是她的丈夫姜志遠。

這一刻,她終于明白,姜志遠為什么要來參加女兒的學校活動了。

他是故意的。

他就是故意在這種場合下羞辱自己。

這時,操場上,姜志遠再次舉起了手,又要扇姜樂樂的耳光。

但有人動了。

李千帆

他從準備區直接化為一道黑影沖了過去,直接將姜志遠摁倒在地上,手摁住姜志遠的脖子,表情極為憤怒。

冷傾城和葉冬至見狀,也是臉色大變。

她們怕惹出人命,趕緊跑了過來,將李千帆拉到了一邊。

姜志遠被李千帆硬生生的掐暈了過去了,但還有氣。

還好,這種私立貴族學校舉辦運動會都提前準備了救護車。

立刻拉著姜志遠去醫院了。

李千帆也被報警過來的警察帶走了。

不過,當天下午,李千帆就被冷傾城保釋了。

“姜志遠搶救過來了。要不然,你就惹上麻煩了。眾目睽睽下殺人,就算你是易家大公子,估計也得判個防衛過當。”冷傾城道。

“沖動了,給你添麻煩了。”李千帆平靜道。

冷傾城看了李千帆一眼,沒有說話。

她其實知道,李千帆今天之所以如此激動。

一方面是無法容忍姜志遠當眾毆打姜樂樂。

另一方面,也是因為他和葉冬至鬧掰了,心情本來就不太好。

不過,冷傾城也沒有點破。

出了警局,南宮雅在那里等著。

她來到李千帆面前,眼眶泛紅。

李千帆笑笑,摸著南宮雅的頭,微笑道:“沒事,我不是安然無恙出來了嗎?”

南宮雅沒有說話,直接撲到了李千帆懷里,緊緊的抱著李千帆。

路邊還停著一輛車。

車上坐著葉冬至和葉天啟母子。

“嘖嘖嘖,這李千帆還真是情種啊。媽,我們家難道真的要把冬至嫁給這種渣男?”葉天啟故意道。

“怎么可能?我們葉家的大小姐怎么可能跟其他女人共事一夫?!”

葉母頓了頓,看著葉冬至,又道:“冬至,你也別擔心,既然我們知道了這李千帆的本性,就絕不會讓你跳這個火坑。我已經跟族老們說了,讓你和易家老二結婚。易家老二可比那李千帆...”

“我不會嫁李千帆,更不會嫁易家老二。”葉冬至淡淡道。

“哪怎么行?我們和易家早晚是要聯姻的。”

葉母頓了頓,又道:“如果我們比易家強,那完全可以由你哥娶易家的姑娘。但現在人家易家強勢,我們只能嫁女...”

“既然如此,那就讓真正的本家葉家大小姐去聯姻吧。”葉冬至打斷了葉母的話,淡淡道。

葉母臉色微變:“你都知道些什么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