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巴小說網 > 龍嘯九疆 > 第1214章 條件
隨著徐龍崎的一聲怒吼,天空驟然變得漆黑,雷電交加,仿佛整個世界都在他的憤怒之下顫抖。
巖石碎裂,火焰噴發,地面顫抖,生物哀嚎,一切都在他的怒火之下被徹底摧毀。
恐怖的場景讓整個上京的生靈驚恐逃散,一切都被吞噬在這股毀滅的力量之中。
方圓幾百里都看到了這恐怖的一幕,徐龍崎一怒,天地變色,乾坤倒轉。
白晝瞬間變黑夜。
這就是真正的天帝之怒啊!
天人在他眼前都是螻蟻!
就像孫猴子在佛主的巨掌下一樣弱小!
就連伏月、大冢田,高倉平三個準天道境,都承受不住這漫天威壓,臉色發白,渾身冒汗。
一個境界之隔,卻是天差之別,天人境的莽國北境天王韋昌輝,更是抱著頭慘叫。
整個二重天之所以懼怕徐龍崎,甚至莽國上下也是如此,是因為這人性格反復。
通俗點講,就是擁有了虛無心境。
滌蕩盡了七情六欲,做事隨心所欲,心中只有一個做事準則,天帝不可辱!
他不會在意部下是死是活,他只知道,你辱我就是不行!
我殺你,即便連累部下、同門派的人、或者道侶,也不會讓我有惻隱之心。
徐龍崎動用了全力,若是再持續一段時間,整個上京將會化為虛無。
這就是他的恐怖。
絕對實力面前,眾生就是螻蟻,就像人不在意一個螞蟻窩的死活一樣。
“小子,跪下稱臣,否則死!”
徐龍崎的威壓浩瀚降臨,秦江目光如電,倚天拔地,不動半分,身體內的所有能量開始積蓄,浩瀚而出。
天地之勢,萬物之力,星河之力,兩人同階,雖然殺不死徐龍崎,至少能對抗對方的毀滅之力,維持這一方天地的平衡,阻止他毀滅上京。
能量在積蓄,就像電池充電般,可當達到百分之八十時,秦江卻是一口鮮血噴出。
周身剛剛匯聚的能量,迅速消散。
“呵呵,你有火毒,還敢和天帝對抗,以為這里還是凡間嗎?還以為你無敵?”
“凡人就是凡人,總想著以力撼天,前面太順利了,給他造成了錯覺,覺得他可以傲視一切了!”
高倉平和大冢田見秦江吐血,激動的眼放精光。
他們最喜歡看到這一幕了,差點滅掉他們倭國的劊子手,必須死在自己眼前才痛快!
“小子,你已是天道境,但火毒侵襲了你的骨血,筋脈,甚至七魂六魄都受到了影響
“你的劫數到此,毒發后,連準天道境都不如,但我給你一個機會,稱臣交出人皇劍
“你卻不答應?”
徐龍崎的威壓漸漸減少,但并沒有完全消失。
保持壓制秦江的姿態,就是想給秦江制造恐懼。
讓他最后繃不住,跪下稱臣。
高倉平冷笑:“秦江,你知道火毒難解,所以來二重天,想降服武侯山的那群亡靈,代替你征伐凡間是嗎?”
伏月是冰寒之軀的秘密,只有他的貼身宮女云伊,還有禁衛軍十幾人知道。
這些是絕對的自己人,其他人都不知道這個秘密。
不然伏月也不會和徐龍崎談條件,不讓任何人來炎龍山。
其他人都以為,這里是伏月女帝豢養男寵的地方。
徐龍崎看伏月這五六年比較聽話,也就答應下來。
所以,高倉平等在凡間冰山下時,就猜測秦江會來二重天。
不知道他是為了治療火毒,而是為了降服武侯山,那十萬被詛咒的亡靈。
“原來是這樣啊!”隨著徐龍崎的威壓漸漸變緩,天人境的韋昌輝終于不再痛苦,反而一把抓住了伏月,將她攬在懷中,冷笑:“我說你這個娘們想保下這小子,原來在和他密謀降服那個亡靈軍團的事
“不會以為能感化他們吧,那幫亡靈在這里呆了那么長時間,本就是邪惡軍團,被二重天內的冤魂污染,心性更加黑暗,你就算讓這幫亡靈輪個遍,也感化不了他們!”
“還有,你-他-媽傻子嗎?那群亡靈受到了詛咒,天地無解!”
“我們主人都收服不了他們,連他們的面都見不到,就憑你們兩個?”
伏月被韋昌輝緊緊攬住,憤怒又羞愧,作勢要反抗。
砰!
一聲巨響。
一道氣勁從徐龍崎手中射出,這是他最精純的氣勁。
別看就像一把匕首大小,威力卻能摧毀一個城市。
這道氣勁直接灌入伏月的心臟,迅速封住了她的筋脈。
伏月慘叫一聲,瞬間癱軟,連動都不能動。
天道境打準天道境,就像兩百斤的胖子虐幼兒園小孩。
差距太大了。
“再動一下試試?來!臉給你,打我呀!”韋昌輝冷笑不止,摟著伏月,滿臉淫笑。
看著眼前的美人,喪子之痛逐漸被馬上的新婚之夜占據。
他血液沸騰了。
恨不得現在就占有伏月。
好兒子,你死的好啊!
知道老子早就看上伏月了,今天終于圓夢了!
“你放手,放手......”綿軟無力的伏月,感受著韋昌輝的惡心,氣的眼淚都下來了。
無力感變成了絕望,化成了淚水流下。
這五年她太屈辱了。
如今更是羞憤難當!
已經能想象到,自己嫁給韋昌輝的悲慘境地了。
高高在上的女帝,竟然嫁給了莽國一個武夫,整天被蹂-躪。
這個消息如果傳出去,她國度的人一定會崩潰!
伏月恐怕連三天都撐不住,就會自毀仙根,身死道消。
“秦江,跪下稱臣,交出人皇劍,我會以天地立誓,封你為天王,管制四大天王
“甚至,我離開二重天后,你可以做這里的帝王
“更可以接你的親人朋友,所有認識的人來這里定居
“他們不想過來,我也可以給他們榮華富貴,昌隆萬世!”
“每次輪回都可以隨意選擇降生在哪個家族!”
“這是你的榮耀!”
“但有一個條件,你必須親自送伏月入洞房
徐龍崎沒有開玩笑,沒有任何事情能比收凡間主宰為奴,更讓人興奮了。
而且,他很欣賞眼前這個年輕人,能靠一己之力,扛起凡間大旗,很不錯。
但是,他知道伏月是萬菩子的女兒,為了確定秦江有無反心,這小子必須親自送伏月到韋昌輝的床上去。
“去你-媽-的榮耀,放開伏月,放開!”
秦江咆哮,不顧火毒的折磨,強行動用內力,一拳轟出,直接把韋昌輝擊飛。
伏月是他師父的女兒,已經托付給了他。
道義是他的唯一準則!
否則他就不是秦江!
這一拳太突然了,誰也沒想到,秦江被火毒折磨得不成樣子,還敢調動全身氣勁。
他不想活了嗎?
不過,秦江受到火毒侵擾,內勁比較弱,也只是將韋昌輝打傷,沒有要他的命。
伏月哭聲一頓,看著這個眼前的男人,淚眸激蕩不停。
徐龍崎剛才的條件極具誘惑力,而且還會以天地立誓。
如果反悔,會引來天劫的,徐龍崎沒有騙秦江。
可如此榮耀,都能成為未來二重天的天帝,秦江為了她竟然拒絕了?
一股莫名的感動,緩緩襲上心頭,這不就是她一直欣賞的類型嗎?有擔當,不背叛,情愿犧牲自己,也要維持那永遠不可磨滅的信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