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巴小說網 > 開局合歡宗被師姐拿捏命脈 > 第764章 十虎之力

南宮秀暗暗吸取從地上陣法涌來的力量,血氣翻涌而綿長,長鞭靈活多變,密不透風。

林風眠冷靜應對她的攻擊,卻也根本近不了她的身,但卻一點也不著急。

因為他發現南宮秀的情緒有些亢奮,攻勢雖然猛,但卻開始有些雜亂無章了。

南宮秀此刻也確實如林風眠所想,此刻興奮得有些過頭。

她感覺身體越來越熱,全身有使不完的力氣,打這小子有前所未有的痛快。

但一想到自己如果輸了的情況,她就有些想入非非,不禁有些走神。

林風眠何許人也,抓住了這轉瞬即逝的機會,一甩手中長劍。

一劍定乾坤!

他趁南宮秀躲避之際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接近她。

南宮秀回過神來,一鞭子抽出,卻被他將長鞭抓住,猛地一拉,將她拉過來。

南宮秀被他近身,不由有些慌亂,連忙暗中激活背后貼著的那張符箓。

一陣血色光芒從南宮秀身上亮起,數聲整齊的虎哮傳出。

她身上的黑袍迅速鼓起,而后撕拉一聲,四分五裂。

十只虛幻的黑色巨虎從她身上騰躍而出,向林風眠撲來,將他撞飛出去。

林風眠懵了,南宮秀也懵了。

莎莎,你這個坑貨!

這就是你的十虎之力?

正常來說,不是應該加持在我身上,讓我爆發十虎之力嗎?

你跳出十只黑虎助陣是鬧哪樣?

林風眠雖驚不亂,迅速運轉血獄龍虎訣,將這十只虛幻的黑虎擊飛。

“小姨,你耍……臥槽,小姨,你怎么這身打扮?”

他目瞪口呆,而后目不轉睛看著南宮秀,不由咽了口唾沫。

南宮秀這才發現身上涼颼颼的,原來是黑袍被黑虎撕裂,露出了她那身黑絲戰甲。

大片鏤空的黑色衣裙,配上深V的前胸,裸露的后背,輕紗一樣的不規則長裙下,是被網狀的黑絲包裹著的大長腿。

南宮秀本就皮膚白皙,這身衣裙襯托下,更顯得腰細腿長,有種平常所沒有的誘惑之感。

那一手之握的挺拔酥胸,在這衣裙下也有種別樣的魅惑,特殊的高級感。

南宮秀一陣后怕,幸好自己是貼在后背。

如果貼在這黑絲戰甲上,那豈不是直接爆衣,光著身子了?

此刻南宮秀被林風眠看得她全身泛紅,有種無地自容之感,連忙伸手捂住胸前。

“臭小子,你亂看什么呢!”

林風眠都不知道該看哪里了,差點多此一舉,連忙壓下心中的旖旎。

“小姨,你怎么這身打扮?”

南宮秀惱羞成怒道:“你管我,咬他!”

她一揮長鞭,那虎視眈眈的十只巨虎猛地向林風眠撲去。

“小姨,你耍賴,還用符箓!”

林風眠招架著十只兇猛的巨虎,還得防備南宮秀的鞭子,一時之間捉襟見肘。

南宮秀理直氣壯道:“我只是說了不用術法,沒說不用符箓!”

林風眠啞口無言,氣急敗壞道:“僅此一次,你再拿我可也拿符箓了。”

南宮秀擔心他拿出神煞符來,只能點頭道:“行!”

林風眠頓時長舒一口氣,他剛剛全是打信息差,嚇唬南宮秀。

因為他早已經把所有神煞符都給幽遙了,身上壓根沒有幾張這類型的符箓。

南宮秀本以為有這十只巨虎相助,自己穩操勝券。

誰知道這家伙身上的那件月白法袍居然如此神異,將攻擊大部分卸去。

這法袍到底什么品階?

片刻后,挨了南宮秀不少鞭子的林風眠將十只虎影盡數擊潰,也不由疼得齜牙咧嘴。

如果沒有月白法袍在,被這些巨虎撕咬,他怕是要皮開肉綻。

林風眠一肚子火,捏著拳頭看著南宮秀,冷笑連連。

“小姨,你還有什么手段嗎?沒有的話,你可以準備挨打了。”

他低喝一聲向她竄過去,南宮秀雖然有用不完的力氣,但體魄終究不如林風眠。

她很快被林風眠給奪去鞭子,抓住了她的一只手,反扭在身后。

林風眠站在她背后,冷聲道:“小姨,你輸了!”

南宮秀疼得下意識彎腰,哪里不知道自己被損友坑了。

“莎莎,你個大坑貨!”

“什么莎莎?”林風眠不解道。

南宮秀氣喘吁吁地回過頭,冷哼道:“你不用管,愿賭服輸,我認輸了!”

林風眠看著南宮秀裸露出來的無暇美背,感受著貼在身上的翹臀,差點把持不住。

不過南宮秀雖然沒少揪他耳朵,拿鞭子抽他,但對林風眠實在不錯。

所以林風眠也沒太過分,只是將南宮秀的雙手綁住,掛在房梁上。

南宮秀雖然想反抗,但說好了不能用術法,也只能乖乖被他綁起來。

她此刻腳能著地,但雙手卻被迫高舉了起來,傲人的嬌軀在黑絲戰甲下一展無遺。

林風眠拿繞著她轉了兩圈,看得南宮秀全身不自在,肌膚都紅透了。

她感覺這家伙的視線宛若實質,落在身上像被人摸過一樣,讓她雞皮疙瘩直冒。

“臭小子,你讓我披件黑袍,然后你愛怎么打怎么打!”

林風眠邪笑道:“這可不行,隔著袍子,我怕打錯地方。”

南宮秀頓時憋屈得想死,而后兩眼一閉道:“行!你愛打就打吧!”

“不過你可別太過分,不然我可拼著違約,也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林風眠繞到她身后,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,笑道:“怎么樣算過分?”

南宮秀嬌哼一聲,羞得抬腳踢他,卻被他躲了過去。

“王八蛋,你這就很過分,不許直接用手!”

林風眠又是一巴掌下去,好笑道:“小姨,挨打你還這么多要求?”

南宮秀下意識啊了一聲,羞得俏臉通紅,難堪至極。

“臭小子,你再直接上手,我跟你翻臉了!”

她氣得胸口不斷起伏,不斷抬腳踢林風眠,掙扎之下手腕都被繩子勒紅了。

“行了,行了,我用鞭子行了吧?”

林風眠撿起她的鞭子,玩味笑道:“小姨,你知不知道被打其實很痛的?”

他輕輕一鞭子抽在南宮秀身上,南宮秀啊了一聲,疼得眼淚都出來了。

原來這玩意打人這么疼的嗎?

但她還有種難以啟齒的感覺,感覺自己體內用不完的力氣有了宣泄口。

“小姨,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啊!”

林風眠又是啪啪幾鞭子下去,但他沒敢太用力,只是報復一下她平常對自己的摧殘。

南宮秀不由自主發出幾聲嬌哼,氣喘吁吁,但音調卻似乎有些不對勁。

林風眠愣了一下,將信將疑地又是幾鞭子下去。

南宮秀美目緊閉,檀口微張,從鼻翼間發出誘人的喘息,面色潮紅,全身肌膚不正常地泛紅。

這等美景讓林風眠蠢蠢欲動,不由喉嚨微動,趕緊停手。

“小姨,你別這樣啊,你這樣我都不好意思打你了。”

這家伙是學了自己真傳嗎?

你打我,我叫你會走,但你叫,只會讓我更興奮啊!

你這樣是在引我犯罪啊!

南宮秀美目微張,眼神有些許迷離,茫然看著他。

“為什么不打了?”

她有些不安分地扭動了一下,下意識道:“打我……”

話一出口,南宮秀就難堪得想挖地洞。

自己在說些什么?

不過剛剛一頓打疼是疼,但體內用不完的力氣卻發泄出去,讓她還有幾分舒坦。

林風眠都懵了,這么特殊的要求他第一次見。

小姨,你這是覺醒了什么特殊愛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