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巴小說網 > 大唐開局震驚了李世民 > 第六百九十六章 王子安:是給老丈人生個弟弟的時候了
    跟著前來漲見識的狄仁杰,總覺得自己師父的笑容有些過分的熱情,不由抬眼多看了一眼,臺階上那個長得特別漂亮的姑娘,笑容有些過分的燦爛。

    心中不由暗自嘀咕,果然對師父熱情的有點過分,這莫非就是小師姐說的那個想要勾搭自家師父的狐貍精?

    好像還蠻般配……

    這個念頭,只是在心里稍稍一閃,就趕緊被他拋到了腦后。

    這是自己應該有的立場嗎!

    此時,王子安已經笑著迎向已經蓮步輕移,走下臺階的孔靈兒。

    “靈兒姑娘,別來無恙?”

    看著笑容溫潤,如清風拂面的王子安,靈兒姑娘忍不住心情愉悅,抿嘴而笑。

    “公子也別來無恙……”  說著,她美目流轉,下意識地瞥了一眼王子安身后。見王子安身后那個嬌俏可愛,渾身上下長了八百個心眼子的小姑娘不在,而是換了一個胖乎乎的小男孩

    ,這才下意識地偷偷松了口氣,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起來。

    不過,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,故作隨意地開口打聽道。

    “經常跟在你身邊的那位栩兒姑娘呢,今日怎么未曾看到……”

    王子安笑著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這幾日,她老家親戚登門,被他父親接回去見客了……”  本來,小丫頭都已經做好跟著前來的準備了,結果,眼看著就要出發了,卻被武士彟給派人接回去了。回家見老家來的親戚客人,就算是王子安也挑不出什

    么理來。

    其實是王子安,也不愿意武則天和家人徹底決裂。

    如今,既然武士彟拉下臉來,主動前來接自家閨女回去,王子安自然沒有攔著的道理,就連程穎兒等人,也在一旁勸說。

    “女兒家,哪有真的跟父母斷絕關系的道理?”

    武則天這才不情不愿地回去了。

    不過,臨走之前,又特意把小師弟狄仁杰給拉到一旁,低聲叮囑了半天,這才不放心地離開回去了。臨走的時候,還跟自家師父揮手。

    “師父,放心,我很快就會來回的……”

    想著小丫頭臨去之前,那一臉不放心的小表情,王子安不由啞然失笑。對著孔靈兒姑娘又多解釋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她性子執拗,又獨立好強,恐怕這次回去,也住不多長時間——再過幾次,你大概就又能看到她了……”

    孔靈兒俏皮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呀,說起來,我還挺喜歡那小丫頭,是位難得聰慧的……”

    王子安很是認同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姑娘慧眼,那丫頭雖小,但胸襟格局已經遠超常人,飛池中之物,來日之成就,不可限量,恐怕尤在我其他幾位弟子之上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,他隨手摸了摸狄仁杰的腦袋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不服氣,以后,有什么問題,就多去問問你那位小師姐,多聽她的,沒有你的虧吃……”

    狄仁杰:……

    悶聲悶氣地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雖然他平日里嘴上頗不服氣,處處想要與武則天比較個高低,但這段時日下來,他也知道,自己好像真的不如小師姐那一個女娃。

    孔靈兒不由愕然。

    她只是隨口這么一說,沒有想到,王子安對自家那個古怪精靈的小徒弟,有如此的期許!

    “哈哈——子安,一大早就聽到你在外面自賣自夸,你這是說的栩兒那丫頭嗎?”

    隨著笑聲的臨近,李淵和張婕妤已經笑容滿面地從里面迎了出來,身后跟著李綱、孔穎達、于志寧和宋載等人。

    王子安看著容光煥發,心情明顯好了許多的李淵,臉上也不由多了幾分真摯的笑容,快走幾步迎了上去。

& r />     “小弟子安,見過太上皇,見過張婕妤……”

    話沒說完,就被李淵一臉不快地給打斷了。

    “說過多少次了,要叫大哥,叫嫂子……”

    王子安從善如流。

    毫不猶豫地改口。

    “大哥好,嫂子好——”

    說完,笑呵呵地湊到李淵耳邊,以只有這對老夫少妻才能聽到的聲音戲謔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嫂夫人,最近瞧著氣色不錯啊,是不是回頭得好好謝謝我……”

    張婕妤不由俏臉微紅,嬌嗔地白了他一眼,李淵則忍不住哈哈大笑,上前一把攬住王子安的臂膀,眉飛色舞。

    “確實好用,實不相瞞,為兄我最近不僅雄風大振,而且就連這身體,都覺得精神了許多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著孔穎達等人,已經走到近前。

    王子安壓低聲音道。

    “回頭我再單獨為大哥和嫂夫人調整一下方子,包您不僅龍精虎猛,明年這個時候,還能再次抱上大胖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是時候給老丈人再生一個弟弟了。

    李淵用力地拍了拍王子安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好兄弟!”

    “長安侯,可算是把你給盼來了,為了中午這頓飯,老夫早晨可是餓著肚子來的——這種中午可不能偷懶不做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綱雖然拄著怪,看上去,身體更加老邁了些,走起路來步履緩慢,但精神很好,說話也一如既往地詼諧。

    王子安笑著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們挖空心思地想要把我叫過來,原來是您老口饞了,缺一個手藝合格的廚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不由大笑。

    張婕妤都不由掩嘴而笑,俏生生地橫了王子安一眼。

    這個小弟弟,不僅長得好看,還談吐風趣,委實招人喜愛。難怪二郎家的幾位丫頭,都被迷得五迷三道的,一門心思地想要嫁給他。

    現場的氣氛,變得更加輕松起來。  說是談經論道,也沒有外面想象的那么嚴肅神圣,大家就很少隨意地坐著,喝會兒茶,然后一起在輞川這邊溜達溜達,一邊溜達,一邊相互交流著自己這一

    年來的心得體會。

    至于王子安,無論大家說什么,都笑容溫潤,矜持而禮貌地點頭附和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妙!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厲害——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高見……”

    “受益匪淺……”

    “茅塞頓開……”

    從不發表自己的觀點,追問,就笑而不語。

    眾人看王子安的眼神,越發滿意起來。

    瞧,謙虛禮貌,又虛懷若谷,不張揚,不炫耀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這不就是他筆下的花中君子嗎?

    難怪乎,小小年紀,就能寫出《愛蓮者說》這樣發人深省的道德文章!

    “所謂上善若水,不辯而辯,這不就是中庸之道嗎?”

    到最后,于志寧老先生看著笑容溫潤,始終未變的王子安,有些感嘆地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老夫做了一輩子學問,自問對《中庸》頗有所得,今日見子安,才知道了自己的淺薄啊!”

    王子安:??????

    不由傻眼。

    什么情況啊,我也沒說啥啊,怎么你見到我就淺薄了?

    他環目四顧,嘿——

    一群老先生竟然還真的煞有介事地在那里點頭,整個人頓時都不好了。  什么情況啊,這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