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巴小說網 > 寵婢柒娘 > 第296章 想得開(臨時加更)

)于世說想出去幾日透透氣。

我沒攔著他,只道讓他注意安全,早些回來。

于世這一走,便是兩三日。

而藺棠和翠晴也在我的院子里守了兩三日。

魏馳知曉于世下決心要跟我取消婚約后,這兩日心情甚是好。

知曉實情的第一日,他以慶賀為由,拉著我在他床上滾了大半日。

知曉實情的第二日,魏馳又以自己要告別姘頭為慶賀理由,拉著我在他房里弄了大半晚。

知曉實情的第三日,未等魏馳想到新的理由,秦顧的屬下耗子便來尋我了。

“歲世子,我們殿下今早終于醒了,這一醒來,太醫都不見,就吵吵著要先見您。”

“勞煩歲世子,快跟在下去我們王府走一趟吧。”

從溫泉行宮回來,秦顧昏迷了將近三天三夜,這下終于醒了,應該是已無大礙。

可他如今知曉我的秘密,我想不去王府,都任性不得。

要被人拿捏的滋味不好受。

但從這些時日的相處來看,秦顧有時雖癲瘋乖戾,卻是個說到做到的義氣之人。

我有恩于他,除了要逼我嫁他為妃外,想來秦顧也不會太為難我。

帶著幾分擔憂,我上了王府的馬車。

一踏進秦顧的寢殿,苦澀的藥香氣便撲面而來。

宮中來的幾名太醫正提著藥箱,筆直地站在一旁靜候著。

被幾層紗帳圍擋的圓形大床榻上,秦顧虛弱無力地趴在那里。

跟個大粽子似的,身上多出纏了一圈又一圈的紗布,唯有后背是裸露的,因為火傷而起了一大片的血泡。

昔日的桀驁不馴不在,此時的秦顧病殃殃地躺在那里,頂著一頭多日未洗且亂糟糟的短發,倒像個順毛好擼的獅子狗。

“殿下,歲世子來了。”

聞聲,秦顧睜開眼,緩緩轉頭看向我。

他唇角揚起,沖著我勾了勾手指頭。

我走上前去,當著太醫們的面兒,對他躬身行禮。

“歲崢見過十殿下,愿十殿下早日康復。”

“本王的大恩人,快過來坐。”

秦顧拍了拍身旁,示意我坐過去。

我乖順地在榻邊坐下,秦顧這才讓那些太醫給他看傷換藥。

換藥包扎時,秦顧就趴在那里看著我。

待太醫們忙活完了,秦顧屏退了殿內的所有人,僅留我與他。

秦顧身子尚需要時日調養,現在連說話都是有氣無力的,倒是給人一種沉穩正常的錯覺。

“敢問仙女妹妹的尊名是何?”

秦顧突然客客氣氣的,讓我有些不適應。

“十殿下,在下現在是南晉世子,名字就叫歲崢,不管如何,都是這個名字。”

秦顧嗔笑了一聲,撐著那可憐的氣力,白著唇瓣道:“仙女妹妹不說,那本王就自己猜猜看。”

“能讓于世跟到北臻,天天防我又跟防賊似的,那你只能是歲和公主呀。”

秦顧趴在那里,都傷成那樣兒來,還得意洋洋地看著我笑。

“怎么樣,本王猜得對不對,歲和妹妹?”

明明早就猜到了,還問我。

我甚是敷衍地回道:“十殿下有時倒是聰明得讓人意外。”

秦顧白了我一眼。

“罵人就罵人,他媽的說得那么好聽做甚,這么簡單的邏輯本王再想不明白,早在戰場上死多少回了。”

我不言語,想聽聽秦顧接下來會說什么。

“你和于世被賜了婚?”秦顧明知故問。

我點了點頭。

“退了不行嗎?”

我搖頭:“賜婚賜婚,這事兒你得去跟我皇兄談。可一國之君金口玉言,發出的賜婚詔書,又豈有輕易收回之理?”

沉默在殿內延續。

秦顧趴在那里一瞬不瞬地瞧了我大半晌,也不知道那邪門的腦袋瓜里在琢磨著什么。

良久,他嘶了一聲,緩了口氣后突然道:“公主不是都收面首嗎?”

“……”

這話問得我差點閃到舌頭。

我戰戰兢兢地回道:“何意?”

秦顧從枕頭旁拿出一個大木盒子推給了我。

“打開瞧瞧。”

我接過打開,里面除了一些金銀珠寶外,就是各種庫房鑰匙。

只聽秦顧同我道:“本王現在算是搞明白了,我既不喜歡男人,也不喜歡女人,本王他媽的就是喜歡你。”

“歲和,本王帶著嫁妝給你當面首如何?”

“多女既可侍一夫,那多夫便可侍一女啊。”

“本王不介意,玩高興了,咱們還可以一起玩,只要公主開心,怎么開心怎么來。”

一起玩?

秦顧可倒是想得開!

我瞠目結舌,驚得說不出一句話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