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巴小說網 > 病從夢中驚坐起,炮灰竟是我自己?! > 第140章 你的想法很危險

兿周身環繞的太陽之火,亮得刺眼,仿佛要灼穿天際,那份熾烈,比真正的陽炎還要狂野霸道!

要知道,真正的陽炎之火,源自于輝煌的日輪;

而這太陽之火,則直接來源于日輪本身!

“不過是些曾經的手下敗將。”幽熒女神輕蔑地掃視,顯然沒把這些人類的天才放在眼里。

就連秦仙音、大周神子,乃至太陰圣女這些天賦異稟的天才,在她看來,也不過是不值一提的角色!

面對燭照神子與幽熒女神的傲慢與輕視,所有人類天才都沉默不語,即便是太陰圣女等人也不例外。

幽熒女神所言非虛,三百年前三界神殿之戰,他們確實是敗在了這對組合之下。

燭照神子與幽熒女神有足夠的資本傲視他們,即便心中不滿,也無法反駁,任何沖動的言語只會淪為笑柄。

“九重至尊境!”大周神子與秦仙音的目光鎖定二人,眉頭緊鎖,神色復雜。

同樣是天才,燭照神子與幽熒女神的修為已踏入九重至尊境,遠超他們尚在七重至尊的境界。

三百年前,境界相當之時他們已敗北,如今差距更是拉大到兩個小境界,無疑,他們更加不是對手。

情況棘手,幾人間交換眼神,皆是沉重——沒想到陰陽秘境開啟,連隱族的妖孽天才也現身了!

“日月神教的人何在?”燭照神子不屑一笑,目光不再停留于人類天才身上,而是對著日月神教的山門高聲呼喚。

日月神教的陰陽秘境,對他們燭照一族的太陽之力和幽熒一族的太陰之力大有裨益,因此,他與幽熒女神才會來到此地。

“日月神教神女綾煙然,見過各位天驕。”

一身紅衣赤足的綾煙然自山門飄出,淡淡施禮,

隨后不卑不亢地望向燭照神子,

冷聲道:“若二位隱族天才為陰陽秘境而來,我日月神教自然歡迎,一視同仁,但若想挑事,我教也絕非任人欺凌之輩!”

燭照神子聞言,臉色鐵青。

日月神教本就是普通頂尖勢力,如今更是衰敗不堪,竟敢對他這位隱族神子如此無禮,實在過分!

然而,面對他鐵青的臉色,綾煙然依舊保持著不卑不亢的驕傲。

若她僅是日月神教的神女,或許會對這些得罪不起的古老勢力逢迎討好,但如今,她是圣子殿下的追隨者,怎能讓圣子殿下面子受損?

圣子殿下賦予她的驕傲不容許她低頭!

“好得很!”

燭照神子被氣笑了,目光在綾煙然身上游走,

帶著一絲玩味:“聽說你是太玄圣子的追隨者,今日一見,確有幾分風采,本神子也很是欣賞。不如改換門庭,隨我如何?太玄圣子不過是個后輩,本神子可比他強多了。”

“放肆!”

綾煙然憤怒道:“圣子殿下天賦何等卓絕,豈是你能相提并論?你不過年長些許罷了,有何資格與圣子殿下相比!”

在綾煙然心中,圣子殿下如同神祇,不容褻瀆,燭照神子的挑釁讓她無法忍受。

“敬酒不吃吃罰酒!”

燭照神子真的怒了,一個太玄圣子的追隨者,竟敢在他面前放肆?

“哎呀,我的大小姐啊!”

這時,一道優雅的紫裙身影掠出,急匆匆來到綾煙然身邊。

“徒兒護主心切,請燭照神子勿怪!”紫姬連忙賠笑。

她也沒想到綾煙然今日如此強硬,雖然這讓人心情舒暢,但燭照一族,日月神教可招惹不起!

“哦?你是她的師父?”

燭照神子眼前一亮。

“正是。”

紫姬點頭回應。

“真是個妖嬈的美人……”

燭照神子眼中閃爍著玩味,紫姬的氣質容貌比弟子綾煙然更添幾分誘惑。

嘖嘖,這樣的師徒實屬難得,若能一同侍奉于他,該有多美妙!

“想要我不怪罪,也并非不可,除非你們師徒二人,陪我一個月!”

綾煙然眼中怒火中燒,若非修為不及,怕是早已動手。

就連想要息事寧人的紫姬,眼中也露出了不耐。

他們師徒二人?

哼,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,妄想好事?他們只屬于圣子殿下一人!

“年輕人,你的想法很危險啊……”

突然,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。

只見不遠處,又一艘龐大的飛舟駛來,船上掛著“太玄”二字的旗幟,正是太玄圣地的飛舟!甲板上,立著一位黑衣俊美的身影。

“太玄圣子!”眾人抬頭,頗為驚訝。

畢竟,太玄圣子作為年輕一代的佼佼者,竟然也來到了陰陽秘境,難道要與他們這些前輩一爭高下?

與此同時,隨著冷漠的話語落下,秦長歌身形一閃,空間微微波動,瞬間便出現在了綾煙然和紫姬師徒二人面前……

“殿下!”

秦長歌現身,綾煙然滿心歡喜,那雙靈動的眼眸里仿佛閃爍著小星星。

數月未見殿下,思念之情難以言表。

若非她不愿做殿下身邊的裝飾,專心煉化從萬界神殿所得的機緣,提升修為,她早已前往太玄圣地尋找殿下。

“見過長歌殿下。”

紫姬微微一笑,舉止優雅,大方行禮。

私下里,她或許已被秦長歌的魅力所折服,但在眾人面前,作為日月神教的長老,她還需保持尊嚴,避免閑言碎語。

畢竟,她的弟子已成秦長歌的追隨者,若她也如此,成何體統?影響實在不佳。

“嗯。”

秦長歌向綾煙然點頭致意,眼角余光掃過紫姬,見其故作姿態,不禁笑道:“數月未見,紫姬長老風采依舊。”

“承蒙殿下庇佑,妾身一切安好。”

紫姬媚笑,風情萬種,雪白的頸項輕輕搖曳,引人遐想。這紫衣女子愈發明艷動人,成熟魅力令人難以抗拒,不少人在一旁偷偷咽下口水。難怪燭照神子會有那樣的要求,試問在場之人,誰不渴望這樣的美好?

“你就是太玄殿下?”

燭照神子面色鐵青,秦長歌不過二十歲,年齡尚不及他的一半,竟敢如此不敬!

“正是,有何賜教?”

秦長歌淡然回應,神色冷漠,并未將燭照神子放在眼里。以他如今的修為,即便是黑級強者也難以匹敵,區區一族神子,還不足以讓他多加留意。

“聞君在萬界神殿大放異彩,年紀輕輕便達至尊七重,被譽為滄瀾大陸前所未有的妖孽天才!今日,本神子倒想看看,你是否名副其實!”

燭照神子冷言相向,對秦長歌的態度頗為不滿。

“殿下,此人不僅侮辱我和師尊,還想挖我的墻角……”

綾煙然撒嬌低語,對于燭照神子先前的無禮,自然要向殿下訴苦。至于實力高低,她對殿下有著絕對的信心。

在大夏皇城時,殿下已是至尊八重,如今數月過去,即便未突破,也絕不會弱于燭照神子。更何況,殿下僅二十歲,便能與那些老一輩的頂尖天才并駕齊驅,強弱立判!

“哦?”

秦長歌淡笑,語氣不顯波瀾:“他的想法確實大膽。”

“少裝模作樣!太玄殿下,可敢與本神子一戰?”

燭照神子傲然開口。

“如你所愿。”

秦長歌不廢話,揮手間,一道遮天巨掌自天際浮現,直擊飛舟上的燭照神子,威勢驚人,天地為之色變!

隨著巨掌降臨,威壓鋪天蓋地,眾人頭皮發麻,這太玄殿下隨意一掌,怎會如此恐怖?

“太陽之火!”

燭照神子面色劇變,周身燃起熊熊烈焰,欲將那掌影焚毀!

然而,巨掌落下,如同拍滅蚊蟲,燭照神子周圍的太陽之火瞬間熄滅,連同他本人與飛舟,一并粉碎!

頓時,全場鴉雀無聲!

原以為會有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,燭照神子與太玄殿下,一個是當今大陸老一輩天驕中的最強者,一個是年輕一代的佼佼者,按理說,燭照神子應更勝一籌,誰料,竟被太玄殿下一掌滅殺,形神俱滅!

“準帝!”

虛空中,燭照族的護道準帝心驚肉跳,秦長歌那一掌看似平常,卻蘊含著超越準帝的力量!他未曾料到,秦長歌竟已突破準帝!

情報有誤,燭照族準帝心中懊惱,究竟是誰說太玄殿下只有至尊七重?

這家伙分明已是準帝,且從出手的輕松來看,實力恐怕不在他這高級準帝之下!

該死,害慘了他們的神子!

“準帝境……”

不遠處,幽熒神女也是花容失色,神情凝重。

她與燭照神子前來日月神教,除探求陰陽秘境的機緣,還想見識太玄殿下。

測試他的實力,以便心中有數。

現在看來,太玄殿下已突破準帝,真是可惡!

是誰說從萬界神殿出來時,太玄殿下只是至尊七重?

她與燭照神子已是頂尖中的頂尖,數百年的修煉才達到至尊九重,而這太玄殿下,短短數月便踏入準帝,太過離奇!

況且,一掌滅殺處于巔峰的燭照神子,這位老一輩中的最強者,太玄殿下的實力,至少已達普通準帝后期水平!